阿皮在跟我煩惱她那天文數字的電話費的同時(誰叫妳見妹眼開)
不忘本人的生日即將來臨 居然開金口要送我禮物
我好多年來不慶生也不收禮物的事情大家都知道

阿皮說:
但我還是想送妳 妳也知道我不送人禮物的 妳就想個便宜的東西吧 幾百塊我還付的起!

本人三生有幸能得到阿皮的寵愛當然要趁機喀油
我想了一下:我真的很想要插電香 (會讓蚊子死掉的那個東西)

其實最後她到底有沒有辦法送我那插電香都不重要了
光這心意就讓人可以開心好久旁邊都有小煙火

朋友真的很重要
我深愛我每一個要好的朋友 我相信他們也愛我
舉凡高中那些女人們 到大學那些婊子還有某些臭男生 還有一些落單的個體戶
這些都是讓我想到會發笑的人們




經過了很多事情
我必需說句很老套的台詞 我很遺憾
我也難過 我真的比誰都難過
只是我就是生性討厭表現哀傷的人 所以..搞的沒人知道其實我才是最傷心

我做的決定是經過很久很久很久的思考 那複雜跟內心奮戰的程度真的是一段阿兵哥天堂路
所以我不會回頭 現在不會 以後沒意外也不會

友情只要像插電香就好 如果搞的一棟房子給我我還真不知道怎麼承受
(應該也不會有人要送我房子啦)
其實什麼都一樣 簡單但充滿心意就很棒
不管是什麼樣的情感太過非比尋常的親密最後一定兩敗俱傷吧?
那個叫記伯倫的傢伙說:
魯特琴的琴弦也彼此分開,即使它們為同一首樂曲震顫
站立在一起,但不要靠得太近;因為殿宇的支柱總是彼此分立的

但不幸的是 這次除了非比尋常 背後又牽扯了更多複雜更令人害怕的因素

朋友呢
有時候見妹眼開(或重色輕友)不見人影也無需生氣(但也不能完全性消失)
重要的時刻誠心出現就很夠了
什麼樣的感情都不要去用那些高規格的標準檢視別人
不論愛情友情親情都不是在簽合約 是簽感情 不是簽合約

合約只會逼走人
而我真的被逼走

丹妮婊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o0808520
  • 看這篇我要哭了阿
    想法相同!!!!
  • 你懂!!!!!

    丹妮婊姐 於 2012/09/26 11:10 回覆